中甲

遮天武圣 第二百一十二章 牛犇(二更)

2019-10-12 20:01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遮天武圣 第二百一十二章 牛犇(二更)

三日时间,晃眼而过。

在这三日时间里,孙小空寸步不离小院子,看上去一直是处于静静的等待当中。

此时,在大将军府中。

牛犇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,粗狂的声音发出,“铁副将,那先锋这几天可有何动静?”

铁副将恭敬的站在一旁,道:“大将军,那孙先锋这三日时间,倒是沉得住气,一次都没有出过院子!”

“哼!看来,不但是一个毛头小子,还是个愣头青!”牛犇不屑一笑,眼中有着得意。

铁副将脸色略微有些凝重,沉声道:“大将军,他好歹也是四皇子派来的先锋,虽然现在四皇子还未到,但这样一直晾着他也不好?万一四皇子到来,追究起来……”

説着他又是微微一顿,接下来的话,他有些不敢説出来。

牛犇摆了摆手,不以为然的道:“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,懂个屁东西,一来就任总指挥,压在老子头上,老子没有将他的先锋謠dǐng}diǎn{小}説苯雍涑鋈ィ鸵丫歉孀恿耍瓜肴美献蛹拐姘炎约旱被厥铝耍?br>

闻言,那铁副将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心中也是有着一丝苦涩

牛犇是大将军,大权在握,在这海港城,那是説一不二。但他只不过是一个副将,先前孙小空让他帮忙传话,自己虽然説是让其等通知,但现在三天时间都过去了,四皇子只怕都快到了,万一到时候对方追究起来,自己却是有些不好交差。

只是,现在听大将军的意思,似乎没有半diǎn接见之意。

正在他愁眉不展间,牛犇却是猛然站来起来,浑身横肉一抖,那壮硕的体格,丈许高大,如同一头壮牛一般。

“铁副将,走,跟老子出去逛逛!”

説着便是径自朝门外走去,迈着八方布,那硕大的体格踩在地面上,连得大地都是微微有些颤抖。

铁忠山无奈的皱了皱眉头,“算了,反正天塌下来有牛大将军dǐng着!”

随即也是跟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

孙小空站在自己所居住的小院中,晒着暖洋洋的太阳,倒是惬意的很,丝毫没有焦急的表情。

“老大,这都三天了,那家伙还不派人来通知咱们,不会是把我们忘记了!”

顾峰有些沉不住气,一旁沉声道。

孙小空抿了抿嘴,漆黑而又深邃的双目微微凝聚,随即道:“走,来着海港城都几天了,还没出去逛过,瞬间去看看狼大他们,是否过的习惯!”

説完,便是带上顾峰大步出了院子。

顾峰无奈,也只好跟着。而且,这些天没见到狼大他们,还挺不适应的。

两人走在大街上,那一队队巡逻兵军士目光冷漠,毫不斜视,对他们二人仿佛都没看见一般。

孙小空也不在意,行走之间,很是悠闲,径直朝疯狼三兄弟所在的营地走去。

而此刻,那牛犇带着铁忠山走在另外一条大街上,那一路上所经过的巡逻兵,都是驻足行礼,与孙小空这边完全不同。

牛犇今天似乎心情很好,见到别人行礼,都是微笑着diǎn头,令得那些士兵们都是受宠若惊。

只是,那牛犇没料到的是,他所走的街道,与孙小空所走的街道,却是有着交汇之处。

两人不停的朝着同一个地方缓缓走去,没过多久,终于是在那交汇处即将相遇。

孙小空正行走间,却是突然感觉到大地有些细微的颤动,不由眉头皱了皱。

不过,想来应该是在搬运什么东西,倒没有太过在意。

然而,在下一刻,当他走到一处交叉口的时候,却是看到一道如同铁塔般的身影。

虎背熊腰,身高丈许,浑身穿着金色的战甲,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,让四周的空气都是有些压迫之力。

那壮硕的身体之上,是一张不怒自威,却又满是横肉的大脸,一双如同铜铃般的巨目,就算不刻意瞪着,都是令人感到一丝畏惧。

孙小空看着此人,不由微微一愣,但很快便是反应过来,双眼微微一眯。

虽然此人并未见过,但他心中隐隐猜测,只怕这家伙就是那一直借故有事不理睬自己的牛大将军牛犇。

因为在来之前,四皇子便是对他描述过牛犇的形象,与眼前之人一般无二。

那牛犇倒并没有注意到孙小空,直接从孙小空身旁走过。毕竟孙小空并不引人注目,身形略显消瘦,在这军营中,可是随便拎拎就是一大把的角色。

而随着牛犇走过,他身后的铁忠山却是露出身形。

孙小空目光一直看着牛犇,倒没去看铁忠山,只是他身后的顾峰一眼认出铁忠山,便是神情一愣,随即连忙快步上前两步,拦住铁忠山,道:“铁副将,总算是见到你了,不知牛大将军今天可有空?”

铁忠山一愣,却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顾峰,随即又看到孙小空也在此处,心中暗道不妙,那余光瞟向在前面走着的牛犇那铁塔般的背影,苦涩一笑,道:“原来是孙先锋,牛大将军这几日为前沿战事劳心不已,一直无暇前去通知孙先锋,真是不好意思!”

他説这话的时候,声音若有若无的提高了一diǎn,那牛犇听到,便是微微一怔,然后一双粗眉皱了皱,偏头看了过来。

这才看到那身形消瘦,其貌不扬的少年。

孙小空心中冷笑一声,装作根本不认识牛犇,目光连看都不看一眼,对着铁忠山道:“铁副将,牛大将果真是劳心劳力啊!在下受四皇子所托,作为先锋,竟然对这前线如此吃紧的战事帮不上半diǎn忙,无法为国家效力,为牛大将军分忧,真是汗颜啊!”

他説话的时候,脸上露出悲戚之色,声音也是极为沉重。

铁忠山闻言,脸色有些尴尬,不过那前面的牛犇却始终未説话,他也不敢直接把牛犇给拉出来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孙先锋一番爱国之心,的确是天地可鉴!”

孙小空却是目露悲痛,一声长叹,“哎!天地可鉴没有用啊,现在见不到牛大将军,就算我空有一颗爱国的心,也是无处可施啊!到时候四皇子来了,要是知道在下在这里连牛大将军的面都没见到,只怕责罚下来,我这项上人头可就不保了!”

説着,他又是紧紧地拉着铁忠山的手,急切道:“铁副将,还请帮帮忙,让我见一见牛大将军,为了小弟的项上人头,你可一定要帮小弟一把啊!”

他身后的顾峰见此模样,不由得一个趔趄,眼中露出古怪之色,老大今天这是怎么了?他这几天不是不急吗?

那铁忠山,也是眉头大皱,前几天也没见到这家伙如此心切啊,今日这是咋回事了?

不过,看孙小空这幅模样,而且还关系到项上人头的事情,他心中也是不由得有些过意不去,但他又不能直接告诉孙小空,眼前这铁塔之人就是大将军。

他叹了口气,道:“孙先锋,您先不要着急,我下次见到大将军,一定向大将军禀明此事!”

孙小空闻言,脸露喜色,那抓着铁忠山的手又是再次紧了一分,热切的道:“那就多谢铁副将了!”

铁忠山哪里料到孙小空那手中的力气却是极大,只抓的他手臂隐隐作痛,但他又无法挣脱,连忙道:“孙先锋,你放心!末将一定转告!”

“好!那此事就有劳铁副将了!”

孙小空再次感激的道,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,接着又道:“如果今日日落之时,再见不到牛大将军,那在下就只得硬闯大将军府了!”

铁忠山脸色顿时一僵,心中一阵发慌,余光瞟向前方的牛犇。

不过,那牛犇脸色如常,他才是微微松了口气,苦笑道:“孙小空先回去静候佳音!”

“好!好!好!”孙小空笑呵呵的松开铁忠山的手。

武汉性病医院哪家好
湖南白斑疯医院
丽江治疗白癜风医院
武汉性病医院排名
湖南白癜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