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灵王朝第七六七章哈嘛少年

2020-01-24 00:02:5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灵王朝 第七六七章:哈嘛少年

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:蛤蟆凌夕

笑声在林中传荡开来,只有李青始终皱着眉头,一脸的疑云。半刻之后,也是轻咳了一声,询问道:“你们在笑什么?”

弗拉尔一手搭了过来,在李青的肩头拍了拍,笑道:“没有想到金刚之体如此逆天的天赋,命门属相竟会是一只蛤蟆。”

“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李青再次问道。

“去找只蛤蟆来,让他吃下去。”矮老头淡淡的说着,手掌在凌夕的天灵盖上轻轻一转,那眼珠之中投射出来的光束才收了回去。

“吃下去?!活吞蛤蟆?!”李青惊呼一声,旋即也是抽搐了下嘴角,当下便也觉得恶心。良久的心里斗争之后,也是妥协道:“好吧,交给我吧。”说罢,便是将小白彪交到了慕雪琪的手上,转身没入丛林之中。

不过半会的功夫,李青便是抓着一只肥大的蛤蟆回来,一手提着健硕的蛤蟆腿,在凌夕的眼前晃了晃。

“凌老大怎么没有反应?”李青的脸上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,抬眼看向矮老头。旋即将手中红皮白肚的蛤蟆递了上去。抿了抿嘴,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:“真真的活吞啊?”

“嗯。”矮老头沉重的点了点头,轻放在天灵盖上的手也是忽然泛起一阵淡淡的光晕。待得这股微光消逝之后,凌夕的身子也如同被砍倒的树桩一般,直直的倒了下去。

“咯安~”蛤蟆下膜鼓动,珍珠一般的眼珠瞪得滚圆,倒映着一股凌厉的元气。下一秒,没等它再一次的发出鸣叫,雪白的肚皮,已是被矮老头用元气破空,乌黑的肠子,夹杂着鲜血喷涌而出。

立在远处观望的竹熏儿与沐英,见着这血腥的一幕,也是有些作呕难耐,急忙撇过头去。

矮老头视线在周遭一扫,提了提嘴角,最终还是将这一团已经血肉模糊的癞蛤蟆,生生的塞进了凌夕的嘴里,然后借助一阵元气的推力,将它直灌入凌夕的胃中。

这一来一回,矮老头手法干净利索,不留痕迹。却是令旁人看得触目惊心。

布满皱纹的老手,半悬在凌夕小腹上方,来回游动,似是在隔空输送着元气,来调和凌夕腹中的蛤蟆。

“你确定这能控制命门?”李青半信半疑的问着。虽然他现在还对这所谓的命门一知半解。但不管怎么说,将一只蛤蟆让凌夕吞入,就能控制他的命门这么一说,这道理,还真是有些牵强。

时间飞逝而过,转眼已过一个时辰由于。矮老头的双手,在胸前有一个收势的动作。见他沉沉的吐了一口气,抬手抹去额间的汗水。方才抬眼朝众人一看,道:“好了,接下来就是让他吸纳地气。”

“吸纳地气?”李青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点了点头,矮老头蹲下身子,视线在凌夕身上不着痕迹的一扫而过,旋即淡淡的道:“天地之气,阴阳相济。这蛤蟆属于地气之物,要想控制命门,便最终将它化解,就必须吸收地气的精华。”

“那该怎么做?”李青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埋了。”淡淡的丢了一句,矮老头支起身子,懒懒的伸了个懒腰,却是在下一秒,便李青一掌呼来,重重的敲在了脑门之上。

“靠!你这是哪门子来的理论?你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害人?我可告诉你,如果凌老大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李青觉得再让你矮上半截。”怒声呵斥着,李青一手将矮老头甩开,踏步来到凌夕跟前。就见眼前的凌夕,面色已经从惨白,转化为青色,先是中毒之状。

“你看!他这样,哪有什么好转的迹象!”双拳一握,李青狠狠的瞪向矮老头。

矮老头一怔,旋即也是摆了摆手,解释道:“年轻人火气不好这么大。这蛤蟆属于至阴至寒的冷血生物,凌夕吃下它,自然会有yìyang显露。况且这蛤蟆本就是五毒之列,他会有中毒的迹象显露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

“那你还让他吃下去!”两手掐住矮老头的衣领,李青冲着他一阵怒喝。

矮老头两手晃了晃,急忙也是说道:“诶诶,老夫话还没说完,你别这么激动。先把手放下。”轻咳了两声,待得李青冷哼的将手松开之后,他便借着说道:“老夫驯养众多的腐尸,这你也是知道的。腐尸是皆有地气来引动。因此,老夫对于吸纳地气的方法是再清楚不过的了。”

一听矮老头道出了zìjǐ的身份,远处的沐英与竹熏儿也是一怔,怒冲而来。却是被慕雪琪银剑挡住。

“先听他把话说完吧。”美眸一冷,慕雪琪眼神之中投射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沉。

“慕姑娘!就是他害得古冲和周康身中尸毒!你怎么还”有些埋怨的道着,竹熏儿嗔怪了一眼慕雪琪,旋即也是跺了跺脚,将头扭曲了一旁。

矮老头闻见了动静,也是将视线移了过去。但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。而是很快将目光回到李青的身上,借着道:“现在命门的属相已经进入了他的体内。但金刚之体的天赋过于强悍,这又只是一只普通的蛤蟆,实难镇压住命门。所以,眼下必须通过地气来催动,才有可能控制住。”

弗拉尔见状也是来到了李青身旁,沉声道:“矮胖子说的不错。这玉石山脉可没有高等级的蛤蟆灵兽。所以,必须通过一些方法来让命门属相的威力加强。矮胖子是起尸术的行家。想必,他用地气的方法,也是有他的理由。”

听得弗拉尔好言提醒,李青激怒的心情也是稍稍平复了下来:“那那就再信你一次”

“放心的交给老夫吧。”说着,他便朝沐英与竹熏儿看去。拱了拱手,歉然道:“两位姑娘,之前确实有些误会,老夫稍后会向你们赔罪。不过眼下还是救人要紧。”

话音落下,矮老头一抖衣袖,一捆扁长的绷带便是飞了出来。落在了他的掌心。

“劳烦二位姑娘,将这白绸带,找一片清水湖泊,浸泡半个时辰。水源是引动地气的关键。”矮老头一面说着,一面将手中的白带递了上去。

“哼!”竹熏儿瞥了一眼白绸带,不屑的将头撇去一旁。

“给我吧。”沐英微微一笑,将白带接了过来。轻轻推了下竹熏儿,示意她不要意气用事,当务之急,还是先救凌夕要紧。

瞧着沐英与竹熏儿捧着白缎进入森林之后,矮老头便是将目光回到了李青身上:“刨土的任务可就交给你了。”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安放凌夕的土坑已经刨好,沐英与竹熏儿也将湿漉漉的白缎带了回来。然后矮老头便是将凌夕全身发紫的身躯包裹了起来。双眼紧闭,口中默念着一种好似咒语一般的口诀。半刻之后,被白带包裹的身子,便是漂浮了起来。自然的落入了土坑之中。

矮老头继续口念咒语,周遭瞬间便是无故刮起一阵强风,将沙石与杂草顿然卷起,似是一卷高速旋转的风暴。最终有序朝土坑之中盖去。

泥土伴着沙石和杂草一层层的盖在包裹的白布上,一斗斗尘沙渐渐的将凌夕的身子遮过,直到最终的吞没。过程之中,有种让人生离死别的莫名之感。明明是脱胎换骨的喜事,没想到其中这些繁杂的仪式,却如同葬礼一般沉重悲凉。

待得土坑变成了土包,矮老头浑浊的老眼,这才缓缓的睁开。用脚微微踩实后,便冲着弗拉尔点了点头。

弗拉尔当即也是会意,转身冲大伙说道:“好了,接下来就是静静的děngdai。”

话音刚刚落下,李青便是眉头一皱,心下开始盘算与组员们相会的时间,已是所剩无几。

“需要多久时间?”

听得李青的问话,矮老头也是淡淡的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个老夫也无法zhunquè的知晓。不过,只要进行的顺利。想必,明日日出之时,凌夕小兄弟,便能重获新生!”

“明日日出”心下暗暗算着,本该今日动身前往山脉最南面的回合地。看来眼下,又要耽搁一天了。

无奈之余,李青也只能暗自叹气。但愿竹小莲不要生他的气。

“好了,大家都不要呆在这里了。如果有动静的话,老夫会有感应。”矮老头招呼着说道。旋即也是带头离开了此地。

慕雪琪斜眼看向李青,轻呼了一声,见他没有答应,也是拂袖而去。沐英与竹熏儿也是叫唤了李青几声无果,方才跟着慕雪琪的步伐,缓缓离开。

“怎么了李青兄弟。见你心事重重的摸样。若是担心你这同伴,那也大可不必。相信我,等你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一定会被他突飞猛进的实力,所震惊的。”弗拉尔笑着说道。

“好了小弗,我méishì的。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。走吧,希望凌老大能过早些度过难关。”说着,李青摸了摸鼻子,旋即便是随着弗拉尔一道离开。

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预约
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的具体地址
呼和浩特儿童癫痫病医院
承德知名牛皮癣医院
郑州白斑病医院那个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