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105章2

2020-01-23 20:35:0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职场风云: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05章

“常队,那郑光福闹腾得厉害。”常胜军的副手陈青文走进了常胜军的房间,此次常胜军带队下来,除了他全权负责,陈青文作为副组长协助他的工作,其他人都习惯叫常胜军‘头儿’,陈青文则是叫常队。

今天折腾了一天,常胜军这会正在房间的卫生间用冷水洗脸,稍微让大脑清醒一下后,今天晚上,常胜军要亲自负责对郑光福的审讯,少不了又得熬一个通宵。

“尽管让他闹,看他有多少体力闹,等下他累了自然就停下来。”洗了把冷水脸,常胜军也显得精神很多,转身往外面走着,示意着陈青文随便坐。

“现在闹倒是没关系,就怕审问的时候还不消停。”陈青文笑了笑,看了常胜军一眼,声音不自觉的压低几分,“常队,要不要给那郑光福来点颜色,让他安分点?”

“先别,这郑光福的身份也算比较敏感,咱们别对他动手脚,免得以后被人抓住把柄。”常胜军果断的摇了摇头。

“常队,你不是说咱们的时间不多吗,这郑光福要是不配合,咱们怕是很难在短时间内从他身上取得突破。”陈青文说道,他对这趟南州之行其实有些不爽,他是在负责另外一个案子,愣是被吴汉生抽调过来了,所以陈青文心里也是希望尽快完事好赶紧回京城去。

“这就要看郑光福这个人好不好对付了,他要是心理素质够硬,意志又坚强,咱们少不得跟他斗智斗勇了。”常胜军笑了笑,“咱们现在过去看看。”

两人一起往关押郑光福的房间里走去,那房间被临时弄成了简易的审讯室,床被推到了一边,空间空了一块地方,只摆了一张椅子让郑光福坐着,对面横摆着一张桌子,这会已经有两名队员开始在对郑光福审讯,但郑光福一点都不配合,除了嚷嚷着放他出去,对两名队员的问话不屑一顾,甚至口出脏话,两名队员暂时也没办法,任凭郑光福叫着。

常胜军和陈青文走进来,里面的两名队员赶紧站了起来,其中一人道,“头儿,这姓郑的太操蛋了,骂了不少难听话,我们都忍不住想揍他了。”

“就当他在放屁,跟他较真什么。”常胜军说着话,看着鬼叫着的郑光福,“郑总,你要是不嫌累,可以叫到明天,只要你喉咙还能叫出来。”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凭什么绑我?快放我出去,不然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郑光福那双眼睛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,恶狠狠的盯着常胜军,这是他本能的一股狠劲,事实上,郑光福内心深处是有些恐惧的,他在南州呼风唤雨无所不能,早年沾手过两条人命案子也没出过事,公安局曾经有他的案底,但他现在却是一清二白,完完全全的一个守法公民,公安局的案底早就被销得一干二净,这就是他的本事,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‘守法良民’,但正因为没出过事,也安稳惯了,这次被这伙不明来历的人给抓了,刚才车子还进了省军区,郑光福将这些都看在眼里,心里第一次没底。

“我等着你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的那天。”常胜军不屑的笑了一下,“郑总,我尊重你呢,所以叫你一声郑总,但你要是这么不配合,可就让我难办了。”

“你们想怎么样?”郑光福仰着头,仍然有着自己的狂傲。

“也不想怎么样,我们问你话,你好好回答如实回答就是。”常胜军显得很有耐心,“郑总,你就把你这些年干的违法犯罪的事都自己交代了,涉及到哪些人,又都有什么不正当的经济利益来往,你如实交代。”

“如实交代?交代什么?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我是一个合法商人,照章纳税,遵纪守法,从来没干过什么违法的事,你想让我说什么?”郑光福眉毛一扬,毫不示弱的同常胜军对视着,“倒是我有些话想问你们,你们凭什么抓我?我是南州市人大代表,你们有资格抓我吗?谁给你们的权力抓我?”

常胜军和陈青文两人对视了一眼,郑光福的人大代表身份他们倒是不清楚,陈兴并没告诉他们,如此说来,他们的做法就不符合程序了,但这会显然不是顾忌这个的时候,常胜军也不可能被郑光福唬住,这事交给陈兴去头疼。

“就算你是人大代表,犯了罪也跟普通老百姓一样,怎么,你以为自己花钱弄个人大身份身份就能当护身符吧,我告诉你,做梦。”常胜军大声呵斥道,他不能让郑光福的嚣张气焰起来,审讯有时候讲究的是心理战术,从精神层面瓦解犯罪分子的心理防线是很重要的,要是还没开始审讯就让对方心理上占据了优势,后面还审讯个屁。

常胜军也没打算给郑光福停歇的功夫,一鼓作气,厉声道,“郑光福,我实话告诉你,这次谁来了都救不了你,你以为我们抓你前没仔细调查过吗?知道了你的身份,也知道你有本事,跟市局的领导都能称兄道弟,但我们照样敢抓你,你以为我们要是没掌握确凿证据会动你吗,除非我们脑子进水,我现在就跟你敞开天窗说亮话,就我们手头上掌握的证据,已经足够枪毙你了,现在是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,你要是自己不主动交代,还要顽抗到底,那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推。”

常胜军一番声色俱厉的话一下子把郑光福的气势给压了下去,郑光福怔住了好一会,没有心理准备的他显然是被常胜军唬住了,一时没有回过神来。

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,这无疑是警方在审讯犯人时最爱用的一套战术,有时候往往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,当然,对一些心理素质过硬,特别是跟公安局熟悉的体制内的人来说,这一套就不见得管用了,郑光福虽然不是体制内的,但他显然是前一类人了,最主要的是郑光福跟公安局的人混得熟,在初始的惊吓后,郑光福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了,斜瞥了常胜军一眼,郑光福不冷不热道,“既然掌握的证据都足够让我枪毙了,那你们直接把我送上法庭不就得了,还在这里跟我磨叽什么。”

“我们是想给你一个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,你别不识抬举。”陈青文瞪眼道。

“既然都能枪毙了,那再怎么宽大估计也是个无期,以其在牢里等死,那我倒宁愿死了一了百了,那样还痛快点。”郑光福戏谑道。

“看来郑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以为我们是在诈唬你了,也是,不拿出点东西,估计你以为我们是吓你的。”常胜军拉住要跟郑光福打口水仗的陈青文,从口袋里拿出那只录音笔,在郑光福眼前晃了一下,常胜军笑道,“郑总,你可得听仔细了。”

郑光福疑惑的看了常胜军一眼,这会常胜军已经将录音笔的开关打开,声音不大,但很清晰,郑光福起初还不明所以,心说说话的是谁,怎么跟自己声音这么像,但很快,郑光福脸色就僵住了,听个一两句,郑光福就确定说话的人是自己了,他也记起那次是什么事了,他手下一个重要成员涉嫌了一桩人命案,郑光福在跟张青阳商量怎么解决来着。

“怎么样,郑总,听得够清楚了吗?”当录音笔放完,常胜军似笑非笑的看着郑光福,“郑总,我们手头上掌握的证据不只这个,你也应该知道,连你和张青阳这么隐秘的谈话都被能被我们掌握,你以为你干的其他事,我们会不清楚?还有,你的娱乐城涉嫌贩毒、组织卖婬,这些也都是铁打的证据,你以为你这次还能跟以前一样有惊无险的逃过一劫?”

看着郑光福脸色越来越难看,常胜军又往上加了一把火,“郑总,我知道你觉得自己靠山硬,关系多,但这次你别再抱着侥幸的心理了,别说是你,张青阳也自身难保了,你觉得他还能像以前那样为你遮风挡雨吗?他要是不先把你当弃子扔掉,你就该烧高香了。”

郑光福脸色铁青,常胜军这些话可真的击中他的软肋了,他和那些当官的称兄道弟,并且还能左右逢源,那是他没出事,一旦他出事,有些人肯定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当然,也不会全都是,因为有些跟他是休戚与共的关系,他倒霉了,那些人也没好果子吃,能力保他肯定要力保他,但正应了那句话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,他以及身后的保护伞,无非是靠着利益关系在维持,当别的因素产生的影响超过利益关系时,那什么都是空的,如果张青阳也自身难保了,肯定不会再管他的死活,甚至撇清得比谁都快,也有可能倒打一耙,先置他于死地求得自保。

“郑总,可得想好了,早交代早立功,我们也会尽量帮你争取减刑的机会。”常胜军蛊惑道。

“我很好奇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不是市局的,也不是省厅的,你们到底是从何而来?”郑光福沉思良久,并没有回答常胜军的话,反而是问起这个问题。

“你凭什么说我们不是省厅的?”常胜军神色一动,反问着郑光福。

“没什么,如果是省厅的人要动我,我相信张局也会得到消息的,不可能一点儿风声都没有。”郑光福眼神闪烁了一下,平静道。

“是嘛。”常胜军不可置否的笑笑,“你猜得没错,我们的确不是省厅的,我也不瞒你,我们是部里下来的,要查的就是你,所以你如果还抱有侥幸之心,那真的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,我不知道你在省厅是不是也有关系,就算是有,你觉得你在市局、省厅的关系这次能保得住你?”

“部里下来的?”郑光福瞳孔一缩,常胜军一伙人的身份再次给了他震撼,如果真是部里的,那他在市局省厅的关系可能都派不上用场了,难道这次真的躲不过这一劫?

常胜军静静的等着郑光福回复,从郑光福不断变幻的脸色来看,对方内心显然已经挣扎起来,没有一开始那么自信十足。

拿在手上的突兀的响了起来,常胜军抬手一看,见是下面守门的队员打上来的,随手就接了起来。

“头儿,有大量警车往我们这个方向开过来,已经靠近了,估计是冲我们来的。”门口两个负责守夜的队员汇报道。

常胜军听得皱起眉头,赶紧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常胜军往下望着,一排警车靠近宾馆这栋楼,速度慢了下来,直接停在了门口,车上哗啦啦的下来人,迅速将宾馆围了起来,常胜军登时就咒骂了一句,“这些地方公安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,竟然让他们追到这儿来了。”

陈青文一愣,也赶紧走过去,见到宾馆已经被围起来,陈青文同样是一怔。

“走,下去看看。”常胜军招呼着陈青文往外走。

楼下,张青阳从车上下来,一脸阴沉的看着眼前的宾馆,“江涛,你负责外面,盯紧了,别让人闯出来。”

张青阳吩咐完,带着其他人就往宾馆里面硬闯。

一般检查多少钱北京京都儿童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怎么样
内蒙古权威男科医院
常德著名牛皮癣医院
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