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BA

警方推测近万具无名遇难者遗体等待认领

2019-10-09 18:39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警方推测近万具无名遇难者遗体等待认领

仍有很多无名地震遇难者等待认领

本报 徐百柯

灾难过去已一个多月,震区在复苏,生活在继续,伤口一点点愈合,但至今仍有许多凋零的生命失落了姓名,不能回家。一个庞大的无名遇难者群体,在等待认领,那也许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也许永远得不到认领,甚至也许他们的亲人也都在这场灾难中遇难。人们试图悼念灾难中每一个死者,但有些死者或许将永远无名。6月12日,震后一个月,去探访他们,以此记下这样一个群体——

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已经整整一个月,6月12日这天的下午,她还没有被亲人领回家。

这位遇难者仍然“待”在成都市东郊殡仪馆的照片墙上,等待家属前来辨认。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,只有一个编号。

人们为她留下最后3张照片:开始腐烂的脸部,变形的身体,以及一把套着红绳的钥匙和一只银色手镯。

在这家殡仪馆大厅的一个角落里,两面照片墙上,贴满了与她类似的无名遇难者。按照规定,成都各受灾区县的无名遗体被运至殡仪馆后,经相关程序发布公告,若24小时后仍无人认领,就火化处理,保留骨灰。之前,会经法医鉴定,每具遗体都要拍3张照片,一张脸部,一张全身,一张遗物或有胎记、残疾等个体特征的。所有照片被打印9套,分别在成都市9个殡仪馆内张贴,供亲属辨认。

殡仪馆的玻璃墙上还贴着一份“地震死亡人员名单”。31个人,其中4人的“姓名”一栏里填着编号,分别是、、和。另一个,“姓名”填的是“小女孩”。还有7人,“姓名”栏里写着“无名”。这7人中,有3人的“接运地”一栏也填着“无”。

前段时间的媒体报道中,像这样的照片墙前,“人头攒动”,每天至少有数十人前来辨认。许多悲恸的故事,在照片前被倾诉。

但6月12日这天下午没有人来。一直没有人来。在这些遇难者的“遗像”前,我开始觉得手足无措。

殡仪馆的业务大厅里只坐着两群人。一问,是家里人去世,送到这里火化,“和地震没有关系”。问工作人员,说是这几天已经很少再有人来认领遗体。大厅入门处的指示牌上原来贴着“确认‘5·12’地震遇难者遗体的家属由此去”,如今被翻转了一面,只有从大厅里隔着玻璃墙往外才能看见。

这时工作人员叫了一个名字,让亲属去领骨灰。一群人于是起身,大约有十几个,往外走去,其中有人披麻戴孝。那一瞬,我突然意识到,这个人的死亡,是一件多么具体的事情。

他临终前,或许有亲人守在身边,有悲伤的告别。他的遗言和最后的面容,应该有亲人记得。至少,他的死亡被亲人知晓。我们这个文明中对待死亡的一整套程序,能够在他身前身后一一启动——此刻殡仪馆内的一幕,便是。

[1][2]下一页

黑龙江治疗男科方法
濮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
烟台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黑龙江治疗男科费用
濮阳性病
分享到: